今天是:
网站首页 高尔夫资讯 技能实习生 外派劳务 劳务派遣 长江写真 在线留言 介绍湖北 网站简介 走进韩国 走进日本 走进德国 走进新加坡 走进加拿大 老狼博客 与狼共舞
栏目导航

出国资讯 出国交流 政策法规 行业动态
热点内容
松本理事长 
当前位置首 页 > 外派劳务 > 行业动态 >

湖北“家政精英”赴京淘金苦与乐

时间:2009-10-21 06:59来源:爱楚家 作者: 点击:
全国总工会今年上半年公开招收千名家政工,进京服务高知、高收入家庭。6月16日,经过海选,来自湖北宜昌的200多名家政工启程进京,开始了在北京的家政职业生涯。此前,宜昌长阳

 

  全国总工会今年上半年公开招收千名家政工,进京服务高知、高收入家庭。6月16日,经过海选,来自湖北宜昌的200多名家政工启程进京,开始了在北京的家政职业生涯。此前,宜昌长阳大堰乡的500多名家政工以及更多宜昌家政工早已在北京奋斗拼搏。在家政市场竞争相对激烈的北京,这些来自湖北的“家政精英”们有着怎样的工作环境,又有着怎样的生存状态?她们的经历能否给我省各地的劳务输出工作带来启示?记者近日就此赴京作了一番探访……
  每天收看《新闻联播》
  五旬大嫂苦练普通话
  6月19日,北京新世界百货肯德基餐厅,57岁的田玉英带着雇主三岁的儿子在玩耍,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在家乡已是做奶奶的了。可她在这个充满活力的城市里,凭着自己的勤奋,找到了的新坐标。
  2004年9月,女儿读大学,农用地被征用,家里没了经济来源。虽然田玉英当时已52岁,但她还是只身一人从长阳大堰乡来到北京,由于晕车,一下车晕头转向,步行几个小时后在北京西站附近的一个餐馆寻得落脚地方,打杂,每月450元,吃住在餐馆。一直在农村干体力活的身体,也没能抵住这份高强度的工作,三天后,田玉英带着疲惫,离开这家餐馆。
  在朋友帮助下,田玉英到北京东市附近一个家庭开始做保姆。到2006年时,田玉英已成为了一名相当专业的家政工。
  说起这几年的家政工作,这位农村妇女有很多的感慨。以前在家务农,没有工作的概念,初到别人家里做家政,总找不到感觉,不是这里做错就是那里不对。一年的磨练后,做家务开始有了节奏和程序,也慢慢理解了一些以前看来是“刁钻”的要求,自己开始懂得这个职业的含义。
  由于来自农村,语言障碍是自己非常头疼的一件事情,为了练好普通话,她每天坚持收看新闻联播,跟着学习普通话,经过一年的努力,虽然不是很顺溜,但基本交流已经没有问题。
  2006年,接触现在的家庭,练了一年多的普通话顿时给雇主带来了好感。每天早上6点30分接孩子起床,后带他出去玩耍,8点30开始打扫卫生、洗衣服,10点30开始做午饭,周而复始。时间长了,雇主家庭成员和她也有了深厚感情,每次回宜昌,雇主的儿子都恋恋不舍……就这样,田玉英仿佛成了家中一员。
  “姑娘毕业了,原本干过今年就回老家的,可他们坚决挽留……”田玉英显得也很舍不得。
  月嫂做出口碑
  5年收入涨7倍
  今年48岁的丁宗荣是宜昌城区葛洲坝人,持有育婴师中级资格证。“我特别喜欢小孩,无论男女,只要将他们抱在手上,就会感觉到一股旺盛新生命力,也感觉到自己的年轻”。刚一见面,丁宗荣就讲起自己对工作的感情。
  2004年9月,丁宗荣开始从事家政业,当时主要是给雇主打扫卫生、做饭,月工资是600元。在那时,有这么多钱已让她很满足了。
  随着逐步了解该行业,凭着自己的细心和经验,她慢慢地开始干上了照顾产妇和婴儿的月嫂活,而且还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三年后工资水平也达到近2000元。
  2008年9月,她来到北京为三峡总公司一位在京工作的产妇做月嫂,照顾刚刚出生的婴儿两个月,月薪达到4000元。2009年2月27日,再次前往北京,为一位电视台编辑做月嫂工作,月薪4500元……
  月嫂工作和普通的家政有区别,刚生孩子的产妇很多没有经验,有的因为嘴刁,有的不注意保养,导致身体垮了、奶水不足,月嫂就是要负责为产妇产后的恢复和调理。丁宗荣介绍,一次,一产妇为了恢复苗条身材,百般劝说就是不吃东西,我实在忍不住和她吵了起来。“吵了一架,才让她明白身体健康的重要性,并此后爱上了我煨的汤。”刚出生的婴儿也是最难以照顾的,一般夜里只睡几个小时就会醒,不得不哄着他们,有时一夜自己只能睡3、4个小时。“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一般一个家庭只需要1到3个月,所以我的流动性很强,凭着这份业绩,自己越来越成为抢手的月嫂,加上目前取得了育婴师中级资格,一般都是雇主提前预定。”
  给电影明星做家政
  曾紧张得说不出话
  6月21日,北京前门大街的广场上,45岁枚施桦一身素装,和其他的居家家政工不一样,她在北京望京附近一家影视公司做家政,每天半天时间。在单位做家政,主要就是做一顿饭、做卫生,单位十几个人都来自不同的地方,口味不一,非常难以调理,工资每月只有700多元,但为了生活,自己已经坚持了两年多了。
  枚施桦告诉记者,5年前来到北京,第一次到一位电影明星的家里干家政,那个紧张到现在想起都好笑。
  一敲开门,女主人问,你找谁?自己竟然半天说不出话。进门后,女主人说,把包放下,我就把包放在桌子上,女主人又说,你可以开始了,而我却木讷地站在原地,不知从何下手……
  来北京前,枚施桦开过酒店、做过服装,在当地也算得上小老板,但因炒股以及儿子读书,财力耗尽,便来到北京。“现在想起来,这样的身份陡然转变,才是当时紧张的根本原因”,枚施桦笑着解释,“不过这几年的家政经历倒让自己从容了许多,毕竟都是凭劳动吃饭”。
  其实枚施桦并不是一个人在北京,儿子早前在这里读书,一直希望能在北京发展,为了能照顾他,老公去年也从宜昌过来工作,小家庭在北京落了脚,虽然赚钱不多,但十分安宁。
  就在记者临走时,枚施桦希望记者能帮着再找份下午的活,哪怕工资低点也行……
  坦然面对巨富雇主
  “如果眼红会很累”
  6月20日晚上7点,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西客站附近的闫成会所在家庭,48岁的她身着红色T恤,正麻利地收拾卫生间,她是宜昌的一星级家政工。
  “这个家庭是做煤炭生意的,条件好,房子有400平方米大。”闫成会一边忙一边介绍。
  老板是个好客之人,常常会邀朋友到家里来打牌娱乐,娱乐间内每日至少要打扫2次以上。
  提及雇主,闫成会有些自豪:“每天自己准备的是午饭和晚饭,而早饭的鸡蛋面、凉面、蛋炒饭则都是由徐老板自己来准备,同样也有我一份,呵呵……”闫成会感觉经济方面也很受老板照顾:由于休息的不多,周六周日加班费都照发,过年还有奖金。
  雇主如此“厚待”是有原因的。“北京的水费4.7元/吨,比宜昌贵几倍,虽然以雇主经济条件可以不在乎,但我们要时刻关注这些水、电费的小事。为雇主持家操心是这个职业所必需的,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们这个行业。”闫成会说,在这样的富人家里工作,心态很重要,别老想着别人一月赚几万、几十万,自己才1400元月薪。“千万不要眼红,否则消极情绪肯定会让自己很累。”凭着自己坦然的心态与细致的工作,闫成会获得了雇主的信任和尊重。
  尽管告诫自己不眼红别人的财富,但由于儿子在北京读研究生,所以工作之外,闫成会还会到夜宵摊点串麻辣烫打点工,每小时10元,一般每晚干2-3小时,一月也多几百元的贴补……

(责任编辑:长江人力)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2003年10月15日本网建站以来您是第my space tracker位访客 长江人力
2011年1月18日本网站改版后启用新的流量统计
推荐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鄂ICP备
05006119号
免责声明:本站所转载内容如涉及所有者权益,请通知我们删除或更正
Copyright ©2003-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