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网站首页 高尔夫资讯 技能实习生 外派劳务 劳务派遣 长江写真 在线留言 介绍湖北 网站简介 走进韩国 走进日本 走进德国 走进新加坡 走进加拿大 老狼博客 与狼共舞
栏目导航

出国资讯 出国交流 政策法规 行业动态
热点内容
当前位置首 页 > 外派劳务 > 行业动态 >

黄陂有个“洋工村”

时间:2013-08-16 14:46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 点击:
没学过做饭,却在刚果做厨师 在刚果(布)做了3年厨师的王谋强,其实没学过厨艺,出国前甚至连下厨房的次数都不多。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国外打工。 8 月 13 日 ,记者来到武汉

   没学过做饭,却在刚果做厨师

  在刚果(布)做了3年厨师的王谋强,其实没学过厨艺,出国前甚至连下厨房的次数都不多。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国外打工。

  813,记者来到武汉市黄陂区李家集街方家集村。王谋强是村里的女婿,不日将回国休假,和妻儿团聚。

  王谋强的岳父方银河说,2010年,在马来西亚打工的村民方河连打来电话,说刚果有份厨师的工作,薪水还不错,问自己愿不愿意去试试。

  女儿女婿们当起参谋,都说方银河年纪大了,犯不着出国瞎折腾。说着说着,开大货车的二女婿王谋强动起了心思。

  要不去做个厨师试试?王谋强把货车卖了,半个月后办好护照,去了刚果。

  工作地点是一个伐木中转站,离市区不远,但处于原始森林中间。除了站里30多名伐木工人定时回来吃饭,就只有穿山甲、蟒蛇在丛林里穿行。

  王谋强是站里唯一的大厨,手下还有两名黑人负责洗菜、切菜。国外的饮食远不像中国“煎炒炸闷烧”那么复杂,佐料也简单得多,做菜基本上是放水加点油盐一煮就成。站立只有两名中国人,另一个是一名管理人员。当地的治安还不错,来自马来西亚、印尼的工人会说一点中文。

  每个失眠的夜晚,王谋强只能独自数星星。实在太想家,他就打开电脑,和家人视频聊天。

  从家乡带来的几大包蔬菜种子,也成了他的精神慰藉。他在原始森林里开辟了一块菜地,种上白菜、萝卜、茄子、豆角、蕃茄、西瓜。

  望着日渐繁荣的菜地,王谋强有种回到家乡的错觉。他索性买来一些鸡苗、鸽苗,建起生态养殖场。工人们享受到越来越丰富的中国美食,干劲也变大了。

  基本年薪约12万元人民币,吃住不用花钱,每年享受一个月的探亲假,并报销往返机票。打洋工3年,王谋强的荷包迅速鼓了起来。

 

   电工闯荡马来西亚,引来洋工潮

   位于黄陂区西大门的方安集村,因始于清朝雍正二年(1724年)的集市而得名。

  方安集村有常住人口816户,村民3200多人。这里地势坑洼不平,旱涝灾害多,曾是出了名的贫困村。1998年以后,村民几乎家家户户有人打洋工,从东南亚、非洲等到地赚回大笔外汇,该村也成了远近闻名的“洋工村”。

  说起“洋工村”,不能不说该村“打洋工第一人”方河连。

    1996年前后,邻村有人打洋工赚了钱,方河连胆子大,跟着跑到马来西亚去了。”村民方祥飞回忆。

  方河连只有高中文化,自学过电工知识,开了10多年的家电维修店。他到马来西亚后,在一家伐木公司做电工,负责公司机械的电路维护。

  20039月,方河连的长子方继明高中毕业后,也去了同一家公司做车工。不过,父子俩虽然同在一座山上工作,但相隔太远,平时很少见面。

  现在,方河连已经57岁了,还在马来西亚打工。村里有人流传,老方在国外一年能赚20万元人民币,舍不得回来。

  先富起来的方河连,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村民的想法。2000年前后,村里掀起一股打洋工的高潮,几乎每家都有人在国外务工。马来西亚、日本、沙特、利比亚、约旦,10多个国家留下村民的足迹,大家从事的职业也是五花八门,建筑、水产加工、农业采摘、电工、水手,大家不怕辛苦,能赚钱就行。

  留在村里的青壮年劳力也人人办有护照,随时随地准备出国。当时通过中介公司出国,每人需交两三万元的介绍费,很多人东挪西借,凑足了这笔介绍费,父子、兄弟、姐妹一起打洋工。

 

 赚美金不容易,孤独最难忍受

  独自在异国他乡,日子单调而苦闷。

  曾在阿尔及利亚、安哥拉打工多年的方定兵说,刚出国的时候,村里的电话还很少,打洋工的人每次给家人打电话,要先打到村里的公用电话亭,请老板去家里喊人,过10多分钟后,再打过来。他跟着工程队搬来搬去,多是通讯不发达的地区,给家里人打电话都成了奢望。

  方银河的三女婿是一名国际海员,负责在货轮上检修水电,长年在海上漂泊,随时可能遇上风暴和海盗。

  三女婿每月的工资是2000美元。20天前,他还在美国,下个月,又不知道将去哪里。但他并不介意,只说“怕事的在哪里都会出事,不怕事的总没什么事。”他一年跑船10个月,跑完一趟,便上岸休息,每年只能回国探亲1个月。

  村民陈锋在出国打工期间,曾赋诗一首抒发心臆:“归期已近心荡漾,登高远眺把家望。几多梦中回家乡,国外生涯多迷茫。”他的父亲今年66岁,母亲今年67岁。想着父母年纪大了,带孩子比较吃力,他在国外常心有牵挂,打电话回家却只报喜不报忧。

  “国内工资低一点,花钱的地方多,在国外收入高,不到哪里去玩,也不怎么消费,存了钱可以寄回家。”村民方河千的话,道出了打洋工的辛酸。他的儿子刚去马来西亚打工时,住的仓库像厨房一样乱,需要自己收拾,大热天连风扇也没有。每当儿子想家流泪的时候,想到能多赚点钱,让父亲生活的好一些,又默默坚持下来

(责任编辑:yangshunyin)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2003年10月15日本网建站以来您是第my space tracker位访客 长江人力
2011年1月18日本网站改版后启用新的流量统计
推荐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鄂ICP备
05006119号
免责声明:本站所转载内容如涉及所有者权益,请通知我们删除或更正
Copyright ©2003-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