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网站首页 高尔夫资讯 技能实习生 外派劳务 劳务派遣 长江写真 在线留言 介绍湖北 网站简介 走进韩国 走进日本 走进德国 走进新加坡 走进加拿大 老狼博客 与狼共舞
栏目导航

NPGIA CHINA 视频
热点内容

球场污染猛于煤山?人大代表观点遭批驳

时间:2015-03-04 10:10来源:腾讯高尔夫 作者:腾讯高尔夫 点击:
全国人大代表、主持人曹可凡 北京时间3月2日,澎湃新闻记者俞立严发表文章《曹可凡:高尔夫球场污染猛于煤山》(点击查看原文)。在该文中,全国人大代表、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
\
全国人大代表、主持人曹可凡
  北京时间3月2日,澎湃新闻记者俞立严发表文章《曹可凡:高尔夫球场污染“猛于”煤山》(点击查看原文)。在该文中,全国人大代表、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主持人曹可凡称:“大家看着眼前的一座煤山和一座高尔夫球场,肯定觉得煤山脏,其实不然,事实上,高尔夫球场的杀虫剂等对土地的污染往往是不可逆的,我之所以特别反对大兴高尔夫球场就是这个道理。”
  那么,一座煤山和一座高尔夫球场究竟哪个脏?不如我们来做一个选择,你是愿意在一座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内漫步,还是愿意在一座漆黑的煤山旁欣赏这毫无生气的矿物质?
\
主持人曹可凡提出命题:高尔夫球场和煤山哪个脏?
  当然,曹老师的意思没有那么直接,他不是说高尔夫球场和煤山哪个更符合有洁癖人的审美,而是想抨击高尔夫球场对土地的污染。
  那么,这又和煤山有什么关系?如果煤的堆放也对土地有污染,我们倒可以比较一下,究竟是经营高尔夫球场对土壤的污染严重,还是堆放煤山对土壤的污染严重?
  在搞不清为什么要把高尔夫球场和煤山作比较的情况下,新京报记者致电国内研究高尔夫球场的一位资深专家,该专家称:“国内有中国林大、农大、中国农科院等专业学校才做此项研究,目前没有研究做过高尔夫球场和煤山的对比,一个主持人说此话有何依据?”
  那姑且不提煤山了吧。我们来聊聊曹可凡老师关注的核心话题——高尔夫球场对土壤的污染。高尔夫球场的经营对土壤有污染吗?如果有污染,污染有多大?这种污染是不可逆的吗?
  关于《曹可凡:高尔夫球场污染“猛于”煤山》文中对高尔夫球场“耗水”和“污染”的评述,新京报记者专门采访并搜集了相关专家的看法。
  言论一:
  【“因为土地污染往往是看不见的,但事实上,雾霾等空气污染有时候还是可逆的,土地污染是不可逆的。”曹可凡说。】
  反驳一:球场土壤与农田土壤不同
  球场的用肥和杀虫剂是非常微量的,能进入到土壤的更是微乎其微。而且不为许多人知道的是,高尔夫球场的土壤不是普通农田的土壤,而是人工配制的土壤,能对重金属、有害药物有吸收、分解和释放的作用,并调节土壤的结构。所以造成土壤污染不可逆,完全是无稽之谈。
——国内研究高尔夫球场某知名专家
  反驳二:土壤有机物和水分能杀毒
  高尔夫球场使用杀虫剂后,根据一系列的流程,这些化学物质会分解成为副产物,而这种副产物并无生物活性。土壤中的有机物会吸附大量的杀虫剂残余。土壤中有机物含量丰富,有机物越多,吸附和分解杀虫剂残余就会越多。而土壤水分也能对土壤活性微生物杀虫剂的残余进行分解。水分越充足,对于残留物的分解越持久和彻底。
——美国高尔夫球协会(United States Golf Association)官网环保调查文章
  言论二: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尹澄清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一个占地1000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每个月施用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菌剂、杀虫剂至少13吨,而这些化肥、农药被草坪吸收的不到一半,大部分都随雨水从阴沟暗槽里流向附近的水库、河流。“高尔夫球场的污染非常严重,因为所有的球场草坪的维护要依赖很多的杀虫剂,这对土地的污染非常之大。”曹可凡直言。】
  针对一个占地1000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每个月施用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菌剂、杀虫剂至少13吨,而这些化肥、农药被草坪吸收的不到一半,大部分都随雨水从阴沟暗槽里流向附近的水库、河流。”的看法,《GP高尔夫人》早于2014年夏天邀请到拜奥威环保科技公司的李书英博士和中国农业大学赵美琦教授为高尔夫球场正名:
  反驳一:13吨数据统计不科学
  首先,不同的球场占地面积不同,球场的很多区域都是自然植被区域,真正需要维护的草坪面积大约只有500亩左右。所以,基于1000亩这个数据基础的所有推论数据都有失偏颇。
  其次,‘球场每个月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菌剂、杀虫剂至少13吨’?对球场草坪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北方的冷季型草坪视地理位置的不同在冬季有4个月左右的休眠期。这个季节,球场草坪不成长也就意味着不需要肥料,几乎不可能有虫害和病害的发生,不需要用杀菌剂和杀虫剂,除了保持基本的根系水分外几乎没有任何的作业,施入这么多的肥料和农药完全是不可能的!这些肥料和农药也是需要成本的,哪个球场会钱多到施入这么多草坪根本用不到的东西呢?
  此外,球场肥料的用量,要根据草坪的需肥量、土壤的供肥量,肥料的养分含量来定,球场位置不同、气候条件不同、土壤条件不同、水质条件不同、草坪草种类型不同、草坪基质层不同、草坪的生长季不同、管理措施不同,草坪对肥料的需要量和需求种类不同。这些因素造就每个球场的肥料用量差异很大。所以这个“13吨” 数据统计基础是如何科学统计归纳出来的呢?代表了哪个地区、哪个类型的草坪用量呢?
  总之,研究应该是基于事实的统计、分析或归纳。如果没有充分的实地调查、取证,不了解事实真相,就滥用自己的话语权,给公众进行错误的信息传播,这个责任是不是也值得研究研究呢?
——拜奥威集团的李书英博士
  反驳二:球场人工湖和土壤中未检出农药
  如果按照这位研究员所说的施入的药、肥大部分都流入了土壤和水中了的话,那么土壤、水中就一定能检测到。我们可以看一份研究报告:
  常智慧(2007年)对北京七家高尔夫球场地表水水环境状况的调查结果表明,高尔夫球场草坪施氮后人工湖中氨氮、总磷季节性超过《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限定的v类水体的标准值,对周边地表水水质造成影响;而人工湖中亚硝酸盐和硝酸盐不会对周边地表水水质造成影响(生活饮用地表水标准10mg/L)。5个球场人工湖水体中未发现多菌灵,百菌清、五氯硝基苯和呋喃丹残留。
  林秀榕等(2009年)在海南用模拟试验和现场监测的方法,研究了百茵清、氟氰菊酯、肥料在高尔夫球场草坪中随水迁移规律及在土壤和植物中的残留变化。结果 表明:在低、中、高3种浓度施用情况下,氯氰菊酯和百茵清在土壤和淋溶液中的迁移含量均在检出限以下,施药7d后3种浓度在草坪植物中的残留量分别为 23.8、505.0、771.5μg/kg;施肥22d后磷素在水中的迁移总量仅为施肥量的0.45%;三氮随水迁移的总量为施氮量的75.2%,其中 迁移液中最高浓度可达(GB3838-2002)《国家地表水水质标准》V水质标准的1500倍,表明三氮是高尔夫球场草坪地表水和地下水潜在的污染源之 一。现场监测结果表明,球场上下游人工湖水氮素舍量相差0.0222mg/L,对外界影响不大;施药3d后球场地表水、淋溶液和土壤中农药均未检出,在果岭植物样中的残留量最高达1349μg/kg 。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这位研究员的说法有悖于客观事实。
——中国农业大学赵美琦教授
  反驳三:球场湖内鱼健康能吃
  实验表明,高尔夫球场的日常养护管理不会对地表水产生潜在污染;人工湖内的鲫鱼和草鱼,与密云水库和市场售卖的鱼一样,不会对人体产生潜在的健康风险。(点击查看《新高尔夫》月刊报道:《揭穿水污染谎言:球场湖水约等于密云水库水》)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韩烈保
  反驳四:球场水体中硝酸盐未超标
  美国环境保护署(U.S. EPA)设定硝酸盐在饮用水中的临界标准是百万分之十(10ppm),如果超过这个数值了,环保署会提醒那些身体健康可能会受硝酸盐影响的人,并建议他们 喝瓶装水。据测量,从高尔夫球场水体里提取的水样中硝酸盐很少有超过10ppm的,经常在5ppm左右,仅是临界标准二分之一的水平。然而农业用地的水体经常超过20ppm,尤其是在春天,或者是刚施完肥后。
——美国高尔夫球场设计师协会会员迈克·赫德赞博士
  言论三:
  【除了明显的违规建设,耗水和污染成为高尔夫球场的“两宗罪”,一个18洞高尔夫球场年均用水总量就高达40万吨。】
  反驳:高尔夫球场与园林绿化灌溉量相当,40万吨说法无依据
  我国高尔夫球场的用水量究竟是多少,一直是一本糊涂账。某电视媒体曾经做过一系列针对球场用水的节目,其广泛引用的数据来源也只说了是“内部数据”。而另外 一个被媒体广泛转载的数据来自北京某NGO的一个所谓调查,细读其报告全文,不难发现,其所依据的正是这个系列电视报道,且该文认为这个没有任何数据来源 和统计方法的“内部数据”具有“较高的可信度”,是一个“权威数字”。具体来说,这两者的数据都是说北京60有个球场,年耗水量为4000万吨,这相当于 100万市民的标准用水量。乍一听,确实很吓人,但仔细推敲,却不难发现其中故意误导的成分很大,为什么呢?这里犯了不当类比的错误。这正如拿我们的 GDP总量去和一个小国比较,我们是世界第二,但谁都知道,我们的人均GDP仍排在100名开外,因此在比较时,除了总量,还需要有平均量来综合比较,不 然就会得出不全面的结论。
  因此,正常的比较应该是在同等数量级上的比较,比如和同样列在高耗水单子上的洗浴业,而北京的洗浴业一年的耗 水量超过8000万吨。另外,就算拿他们的4000万吨的数据来说,只需要做一个简单的计算(按60个球场,每个球场1200亩,需浇灌的草坪面积75% 计算),就可以发现,其实每平米草坪每年的灌溉量仅为1.1m3,这与北京市园林绿化用水定额1m3/m2相比,几乎是相当的
  所以,整体上看,高尔夫球场的用水量的确大,但仔细一推敲,高尔夫球场用水并不比其他园林绿地更多,说其是高耗水,奢侈用水,最起码是不全面不客观的,对高尔夫行业是不公平的。
   那么,究竟高尔夫球场用水量如何呢?笔者本人和行业内的交流得知,北京地区的球场年用水量一般在20-40万吨之间。 这一数据并不是凭空而来的,很容易通过每个球场都有的泵房流量表监控和计算出来,这也是水务或市政部分收取水费的依据。另外,如果对草坪管理有一定的了 解,就知道对草坪来说,并不是水越多就越好。
  最佳的情况是保证草坪正常生长条件下,尽可能少用水,除了满足可打性以外,过多的水分也会 导致草坪生长状况不 好,多汁且软,滋生病害,不利于打球。所以球场“干”才是现在的主流,浇水只是最低限度的保证草坪的正常生长,同时也是最大限度的节约成本,撇开国家用水 定额的限制不说,也没有哪家球场会毫无节制,不计成本的浇水,认为球场用水蛮不讲理的,是对球场管理不了解造成的。当然,至于违规打井采地下水灌溉的球场 的确也存在,这就需要球场和监管部门的共同努力,杜绝这些不可持续发展的用水措施。
  2011年《朝向白皮书》调查也显示,我国18洞球场设施年均用水总量约为32.3万吨,这与笔者个人交流的数据是基本吻合的。虽然白皮书可能会面对有行业利益的指责,但是据我所知,这是国内目前对球场调查最广泛,方法最科学可靠,结论相对最客观的一个报告,至少比起某些媒体的“内部数据”,更禁得起推敲和检验。
 
 
NPGIA 高尔夫 国际职业球童 就业训练营 长江人力 外派劳务 技能实习生
本文来自腾讯高尔夫http://golf.bjnews.com.cn/news/chinagolf/2015/0303/c_40_3931_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yangshunyin)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2003年10月15日本网建站以来您是第my space tracker位访客 长江人力
2011年1月18日本网站改版后启用新的流量统计
推荐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鄂ICP备
05006119号
免责声明:本站所转载内容如涉及所有者权益,请通知我们删除或更正
Copyright ©2003-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分辨率:1024×768